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消除不平等

社会上有三分之二的有薪照顾工作也由女性担任。(相片:Katie G. Nelson / 乐施会)

助人自助 共建无穷世界

单次捐款 每月捐款

全球最富有的22位男性拥有的财富超出非洲所有女性财产总和
妇女无偿照顾家庭被漠视  贫富差距惊人  不平等危机持续

乐施会在2020年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前夕发表最新报告,揭示现时全球有2,153名亿万富豪,他们所坐拥的财富比全球六成人口,即46亿人的财富总和还要多。

全球经济不平等已失控 贫穷妇女最受剥削

在过去十年,全球亿万富豪的人数增加了一倍,不平等问题亦愈趋牢固及严重。乐施会于2020年1月20日发表题为《Time to Care》(直面照料时代)的报告,指出我们这个充满性别歧视的经济体系如何加剧不平等危机 ── 让富裕的精英们累积巨量财富的同时,却牺牲了一般人,特别是妇女和女童的权利。

  • 全球最富有的22位男性拥有的财富超出非洲所有女性财富的总和。
  • 全球妇女每天共花125亿小时在无偿照顾工作上,如以经济效益计算,每年至少贡献10.8万亿美元,产值规模超越全球科技行业三倍以上。
  • 只要全球最富裕1%人口,在未来10年,按其财富支付额外0.5%的税款,所得款项足以在托儿、安老、教育和医疗等行业创造1.17亿个就业机会。这能大大减轻妇女的照顾压力,应对贫穷以至社会不平等的问题。


info graphics


「妇女在今天的经济系统中,是得益最少的一群。她们花上过百亿小时煮食、清洁、照顾孩童,看顾长者……无偿照顾工作是确保我们的经济、社会每天运作背后的引擎。可是,她们却往往只有很少时间接受教育,难以赚取体面的生活,甚或对她们身处的社会没有发言权,因而陷落经济的底层。」印度乐施会总干事Amitabh Behar说,他代表国际乐施会出席今年世界经济论坛。

气候变化和人口老化 令照顾者面对更大危机

妇女承担了全球逾四分三的无偿照顾工作,沉重的工作往往迫使她们要减少赚取收入的工作时数,甚至被摒弃于劳动市场。全球有42%适龄工作女性因为要承担照顾工作而无法就业,面对同一情况的男性只有6%。

除了家庭中的无偿照顾工作,社会上有三分之二的有薪照顾工作也由女性担任。这些工种如托儿服务的保姆、家庭佣工、家务助理,不但需要大量体力和心力,更往往是低薪、欠缺雇佣福利,甚至没有固定工时。
 
随著全球人口增长及人口老化,令无论是无偿或是有薪的照顾者,在未来十年面对的压力均会增加。在2030年前,估计需要被照顾的人口将达23亿,相对2015年的需求增加了两亿人。气候变化令情况进一步恶化。例如,在2025年前,将有24亿人所住的地区面临缺水,妇女要走更远的路去取得食水。 

改善公共服务 保障照顾者

同时,世界各地的政府对基本公共服务和基建的拨款不足,也令女性的工作重担百上加斤。例如,在津巴布韦某些地区,如当地政府能在社区增加取水点,妇女一天能节省四小时的打水时间,一年就能节省两个月。

各国政府制造了不平等危机,她们必须采取行动去解决,确保企业和巨富承担其应付的税项,并增拨资源在公共服务上。女性肩负处理家务及照顾者的沉重责任,各地政府必须制订政策去正视这个情况,并保证这些为社会作出重大贡献的照顾者能够获得生活工资,过有尊严的生活。照顾作为一个一直被忽视的产业,相比其他社会经济产业,更应该受到政府的优先重视,以建立一个更为人本的经济,是为大众,而非一小撮人创造利益的经济。

*报告全文摘要及其研究方法(只有英文版),解释了乐施会如何计算这些数字。
 
*乐施会的计算是基于可获得的最新及最全面的数据来源。有关财富分布的数字,取自瑞信《全球财富数据手册》2019,而巨富资产的统计,则依据《福布斯》2019年度富豪榜。

共同分担家务 改善妇女生计

photo

「丈夫帮忙照顾家庭,让我们一家的关系更紧密、更开心,我跟孩子也更亲近。」

罗薇纳.阿贝欧
日间托儿保姆,菲律宾东萨马省塞尔萨多镇
 (相片:Jed Regala/乐施会
)


我叫罗薇纳( Rowena),来自菲律宾塞尔萨多镇(Salcedo Town),是一名日间托儿保姆。过去在我生活的社区,女人通常只在家里干活——做饭、打扫、照顾孩子,还要负责打水。男人比女人拥有更多的机会,而我们由于家务缠身,永远无法赶上社区里男人们的步伐。男女之间存在著种种差距——收入、教育程度,甚至包括可以花的时间。 

我在一所学校做日间托儿保姆已经十年了,同时我还是一名家庭主妇。其中最沉重的就是打水。因为住处远离水源,所以我们(每天)都要带著水罐,用三到四个小时往返河边取水。

我丈夫以前完全不理家事,而我除了学校的工作外,还要做许多家务。但那时候我和丈夫对这个情况没有任何质疑。后来我们参加了培训和研讨会,了解到无偿照料工作,情况也因此发生了变化。现在,他总在家里忙前忙后;尤其当我在学校工作时,他会帮忙做饭、洗衣服和打扫。  

在乐施会和SIKAT的帮助下,我们装上了储水箱,并终于有了水喉和水龙头,再也不需要水罐和提桶了。我们现在打水时间大减,而在等水箱注满时,还可以做其他工作。

不必独自负担所有家务活,也不必长途跋涉汲水,从此我像换了个人似的。现在我有更多时间为社区提供帮助。我们成立了一个「自助小组」(Self-Help Group),由街坊邻里中的妇女们组成。我们小组帮助村子打扫卫生,还在其他妇女参与的社区活动中提供帮助。在这里,我们获得了用于发展自身生计、为孩子缴纳学费和以备不时之需的资金。

很多社区的妇女依然在挣扎维生,而我们这里已经实现男女平等,妇女们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对此我由衷地感到高兴。我希望这不止发生在塞尔萨多,而是能有一天遍及整个菲律宾。 

在本港贫穷住户当中,女性劳动人口参与率只20.7%,远低于男性的35.5% (相片:高仲明/壹周刊)

在本港贫穷住户当中,女性劳动人口参与率只20.7%,远低于男性的35.5%
(相片:高仲明/壹周刊)

香港贫富悬殊严重 照顾者首当其冲

在香港,贫富悬殊的情况同样严重。

  • 2016年香港原住户收入的坚尼系数为0.539,创45年来新高。
  • 根据《福布斯》杂志在2019年《香港50大富豪排行榜》的数字,全港50名最富有的人总资产为港币2.23万亿,比2016年8月的总资产值(1.89万亿)上升18%。

另一方面,却仍有许多妇女因为家庭岗位的限制而陷入贫穷。

  • 在本港贫穷住户当中,女性劳动人口参与率只20.7%,远低于男性的35.5%,
  • 较一般住户女性的劳动人口参与率50.8%低30.1百分点。
  • 而当女性贫穷住户中有15岁以下和65岁以上的成员,女性劳动人口参与率更只有10.8%,很大程度反映女性因为需要照顾家人,未能外出工作。

港府应修补公共服务缺口 立法保障零散工 

家庭重担令贫穷妇女无法投入劳动市场,或只能选择做兼职,以致她们较多集中从事最低薪、无保障及零散的工作。然而,港府却未能为她们提供足够保障。目前雇员如为其雇主连续工作少于四星期及/或每星期工作少于18小时,便不属于连续性雇佣合约,即「零散工」或俗称非「4.18」雇员,无法享有雇佣福利,包括休息日、有薪法定假日、年假、有薪产假、疾病津贴、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等。

虽然,港府近日推出各项扶贫政策,但公共经常性开支比例仍然偏低,无助于改善弱势妇女的境况。现时本港公立医院骨科及内科稳定新症轮候时间平均为70、及68个星期(即约一年四个月);护理安老院及护养院宿位的平均轮候时间分别为20及22个月;全港0至2岁的幼儿,每156名才有一名获分配资助托管服务。公共服务资源投放不足,加重了照顾者的重担。

乐施会对港府的建议: 

  • 额外增加的经常性开支可用于,增加资助托儿服务名额、长者资助宿位及日间护理服务名额,及公立医疗服务等公共服务;
  • 其次,政府有责任确保劳动有合理回报,让在职人士有能力让自己和家人过有尊严的生活。政府作为最大的雇主,应推动生活工资,并修订「雇佣条例」,以全面保障从事「零散工」的从业员可享有法定劳工保障;
  • 长远而言,政府应以「能者多付」原则检讨现时税制,研究不同增加税收的可行方案,从而加强再分配的功能,收窄贫富差距及社会不平等。

助人自助 共建无穷世界

单次捐款 每月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