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新闻稿及更新

2014年1月21日

不公平规则做成一个胜者为王的世界

少数财富精英拥有相等于世界一半人口的财富

国际扶贫发展机构乐施会在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警告,富裕精英拉拢政治权力来操纵经济游戏规则,削弱民主制度,让全世界最富有的八十五人拥有相当于世界一半人口的财富。

世界经济论坛于本月初在达沃斯(Davos)举行,乐施会于论坛召开前发表《为少数人而工作》(Working for the Few)研究报告,详细记述日益扩大的财富不均现像,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带来的不良影响,财富差距有助富裕阶层影响政策者,制定有利他们却有损其他人利益的政策,同时削弱民主程序。

报告指出,全球公众对富裕阶层这种权力的攫取,意识日隆。乐施会在六个国家(巴西,印度,南非,西班牙,英国和美国)进行的意见调查显示,大多数被访者认为,现行法律偏帮富人。

近年,有关不平等现象的讨论在全球性议程中成为热门议题。美国总统奥巴马更将它列为今年的首要任务。世界经济论坛认为,在未来十二至十八个月,收入差距的扩大将会是全球第二大危机。论坛于去年十一月发表的《全球议程展望:二零一四年报告》(Outlook on the Global Agenda 2014)警告,不平等现像破坏社会稳定,并威胁全球的安全。

乐施会希望各国政府采取紧急行动,以扭转财富日益不均的趋势。为解决该问题,乐施会要求参与论坛的人士作出六点承诺。

出席达沃斯会议的国际乐施会总干事Winnie Byanyima说:「踏入二十一世纪,世界上一半人口拥有的财富竟只及小部分精英所拥有的。该群精英为数甚少,只需一节火车车厢就足以容纳他们,财富不均的现象实在是令人咋舌。」

Winnie Byanyima称:「日益扩大的财富不均已渐渐变成一个恶性循环,令财富和权力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而其余的人只能争夺富人留下的『面包屑』。若要消灭贫穷,就要解决不平等问题。」

「无论在发达或发展中国家,人民愈来愈发现生活在一个不均的世界。在这世界,最低的税率,最好的医疗和教育,以及政治上的影响力,不但由富人,亦由他们的下一代所享用。」她续说。

「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去解决不平等问题,否则,富人的特权和贫穷人的劣势,将会世代相传,平等机会亦会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在很多国家,经济增长带来的只不过是一个『赢家通吃』,由最富有的人坐享『横财』的制度。」

在近数十年,富裕人士成功影响政府,令其施政向富裕阶层倾斜,当中包括金融自由化,有关避税天堂和税务保密的政策,这些政策有碍商业竞争,减低对高收入人士及投资者征收的税率。而为公众提供的服务上,政府削减拨款,甚或投资不足。自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在三十个有提供数据的国家中,二十九个国家减低对最富有阶层征收的税率,这意味著在许多地方,富人不仅能赚得更多的金钱,却只需缴纳更少的税款。

美国一项最新研究引用统计证据,具说服力地指出,与中产阶级相比,富裕阶层能更成功地令美国政府代表其利益,而贫穷人的想法却不能影响民选议员的投票取向。

富人操控机会来积累财富,却往往损害穷人和中产阶级的利益。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财富倾侧的情况愈来愈严重。世界上七成人口发现,在其生活的国家,在过去三十年的贫富差距增大。目前,世界百分之一的家庭占有全球四成六的财富(即一百一十万亿美元)。

《全球议程展望:二零一四年报告》指出:

  • 全球最富的人士,以个人和公司的名义来瞒税的金额,数字以万亿美元计,这笔巨款存放在世界各地的避税天堂,以避开税务机构。一般相信,现时有二十一万亿美元的资产储存在离岸金融机构,并且没有任何记录。
  • 在美国,收入最高的百分之一人口,其收入占全国人口总收入的比例,随著金融自由化而增长,这比例正处自经济大萧条(上世纪三十年代发生)前夕以来的最高水平。
  • 在过去十年中,印度亿万富豪人数增加了十倍。背后原因包括,高度累退的税收结构,对最贫困人口的低福利开支,和有钱人滥用他们的政府关系来取得政策上的优惠。
  • 在欧洲,政府因来自金融市场的巨大压力而对贫穷和中产阶级执行紧缩政策,但政府较早前为解决金融危机而作出的救市注资,却令金融市场的富有投资者受惠。
  • 在非洲,环球企业 - 尤其是采掘业 - 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避税及逃避邀付特许权收费,令各国政府能够运用于灭贫工作的财政资源减少。

乐施会呼吁参与论坛的人士作出以下承诺:

  • 不逃避交税,并支持累进税制。
  • 不利用自己财富来谋求会破坏大众民主意欲的政治利益。
  • 他们在公司和信托基金拥有的投资,若他们是最终实益人,则需公布。
  • 鼓励政府用税收来为市民提供全民医疗、教育和社会保障。
  • 在他们拥有或控制的公司,厘定工资在能让工人过活的水平。
  • 鼓励其他经济精英,像他们般作出以上的承诺。

乐施会呼吁各国政府采取措施来对付财富不均的现象,第一,透过包括G20的机制来打击金融保密和逃税的漏习;其次,投资于普及教育和医疗保健;另外,订立全球目标,以实现在所有国家结束极端不平等现象,该目标亦会成为2015年后谈判的一部分。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