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疫情下失业问题冲击基层家庭

疫情下失业问题冲击基层家庭

疫情持续,香港经济转差,倒闭、裁员成潮。为了解基层最新就业状况,乐施会联同循道卫理观塘社会服务处神爱关怀中心、关注综援低收入联盟、民社服务中心,在2020 年3 月16 至22 日期间进行了一项《基层市民在疫情下的就业情况问卷调查》,以电话访问了364 位于居住于㓥房,或月入低于家庭入息中位数七成的基层住户户主。调查结果于3月26日发布,主要内容包括:

  • 失业人数 - 由农历新年前32人,大升至农历新年后的161人,急升近四倍
  • 兼职及散工的职位 - 大幅流失,农历新年后从事兼职及散工的工友分别减少了38.6%及47%
  • 失业原因 - 多达三成受访者表示因为雇主/介绍人没有提供工作机会,其次为公司裁员(21.7%),再者是公司倒闭(13%)
  • 企业裁员的情况 - 有超过四分一受访者指公司即将裁员,近三成工友表示公司曾经以疫情为由暗示会有裁员行动,平均每八名工友就有一人被雇主要求自行辞职
  • 疫情下的生活状况 - 多达九成受访者表示疫情对其家庭影响严重甚至极严重;逾七成表示计划减少日常食用开支及外出;三成七表示需要向亲友借钱
  • 就业前景 - 超过七成(75.2%)受访者对自己能保住或再找到工作表示无信心或很无信心
  • 对政府的期望 - 近八成表示设立短期失业援助金最能够帮助基层市民,其次为创造更多短期就业机会(55%)

要帮助基层应对严峻困境,我们向政府作出以下政策建议:

  • 兑现承诺,补政策不足,向曾经领取职津或学生资助计划的失业及就业不足人士,发放短期失业津贴。我们建议,发放期不少于6个月,每月金额为5,800元,并考虑住户家庭人数,相应调节津助水平,让正面对失业的家庭可在短期内改善生活环境。至于部分未有申请职津,或没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我们建议政府可透过关爱基金弹性地「执漏」
  • 参考英美日韩的经验,研究设立失业保险,让劳动阶层面对失业的紧急情况下多一重保障
  • 带头开创职位,改善培训。一方面参考2003 年沙士期间做法,开拓更多短期就业职位;同时,雇员再培训局的资助应涵盖更多课程,让失业人士有更大自由度选择课程,学懂一门手艺,以在职场上发挥才能
  • 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列入香港雇佣补偿条例职业病范围内,令雇员万一不幸受感染,在停工时也会有一定赔偿,保障他们的生活
     
失业前一直从事餐饮业、年约50岁的陈先生(化名)

「二月中失业后一直揾唔到工,积蓄已经跌到去零。这几晚我一个人沿住梳士巴利道行去星光大道,行到凌晨两点,希望揾定个可以露宿嘅『瓦遮头』。」

失业前一直从事餐饮业、
年约50岁的陈先生(化名)

 

 

陈先生(化名)年近50,一直从事餐饮业,去年十月因餐厅生意差而被解雇,转到茶餐厅当半职楼面,今年二月中再被裁,没有通知期、即时失业。他曾向餐厅、零售商店、咖啡店、超市等求职十次以上,皆无功而回,「对方都话够人或者裁紧人」。

辛勤工作但收入有限,积蓄很少,失业后变成零收入,挨到这个星期,陈先生的户口存款跌至$0。他从没有申请任何政府津贴援助,连去年俗称「4000元计划」的「关爱共享计划」也没有申请,觉得当时月入约一万也勉强够生活,接受访问的一刻,他仍然希望早日觅得工作,自力更生。「只要我四肢健全、头脑清醒,都想靠自己手脚过生活。」

因为业主不批准煮食,陈先生月租的床位没有电饭煲,他只有一个与十多人共用的水煲。失业以后,他靠7元一个杯面、下午4时过后的25元3个特价面包以及一些干粮度日。「失业之前仲可以一星期食两至三次碟头饭,而家好一段时间都冇食过米饭了。」「碟头饭」是奢侈品,月租$2,200的床位亦已经付不起,他作了最坏打算,四月就会被业主赶走……

距离没有容身之所的日子,大概只剩下几天。陈先生居于尖沙咀,那几晚他一个人沿着梳士巴利道走到星光大道,来来回回到凌晨两点,为自己日后的露宿生活寻找有瓦遮头的「好地方」。他留意到沿路有十多名露宿者,有可能是跟他一样,被生活迫得无法选择的沦落人。

 

了解乐施会更多支援基层抗疫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