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疫情下的清潔工處境

疫情下的清潔工友

在落區和派發物資同時,為了進一步了解清潔工在新型肺炎疫情下的需要和困難,樂施會聯同4個夥伴團體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清潔工人職工會、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醫護行者,在2020年2月6日至13日進行了一項《外判清潔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處境問卷調查》,訪問了於全港15區149位食環署、康文署及房屋署外判清潔工人。調查結果於2月18日發布,主要內容包括:

  • 三成清潔工稱公司沒有提供口罩
  • 在有口罩提供的清潔工當中,近四成每天不足一個
  • 近半工友表示公司沒有提供消毒清潔液清洗垃圾桶/廁所
  • 八成半工友稱公司沒有提供指引如何處理在街上被棄掉的口罩
  • 八成工友稱沒有接受任何有關為新型冠狀病毒防疫問題的培訓
  • 但仍有一成多工友被公司要求有需要時須清潔疫廈

樂施會和民間社會致力支援清潔工的緊急需要,同時要求政府亦應盡其責任:

  • 加快增加口罩供應,至每月提供130萬個口罩予清潔工
  • 加強巡查及監察,確保前綫清潔工人的職業安全健康
  • 將是次肺炎列入香港僱傭補償條例職業病範圍內
  • 要求外判清潔公司推行防疫知識培訓
  • 在未有充足培訓及裝備下,不應要求工友清理家居檢疫人士垃圾
  • 制訂防疫指引,要求僱主為曾經到疫區的僱員實施隔離政策
     
2月18日,樂施會和四個本地夥伴團體就外判清潔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處境問卷調查結果召開記者會。

2月18日,樂施會和四個本地夥伴團體就外判清潔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處境問卷調查結果召開記者會。

樂施會香港項目經理黃碩紅指,由於管工要求清潔工必須戴口罩才能開工,而清潔工又缺乏口罩,因為不少工友重複使用已喪失防疫功能的口罩,對清潔工以致社區也造成健康風險。

樂施會香港項目經理黃碩紅指,由於管工要求清潔工必須戴口罩才能開工,而清潔工又缺乏口罩,因為不少工友重複使用已喪失防疫功能的口罩,對清潔工以致社區也造成健康風險。

 

白做一日,換一盒口罩

記者會上,康文署轄下公園負責清潔的珠姐,北區清潔工強伯分享他們的經歷。

「 水柱咁猛,後巷咁污糟,清潔工要眼罩、口罩好基本,呢啲真係唔算苛求。但清潔公司應承完又冇派。」

強伯(圖右三)在北區任清潔工,負責洗街。

 

記者會上,在兩位政府外判清潔工分享了他們的經歷。


康文署轄下公園負責清潔的珠姐(圖右二)自農曆新年以來沒有收過公司的口罩。清潔工不少是長者,不擅長於網購;工時長,難以排隊買,唯有捱貴口罩。「藥房298蚊50個都要買架啦!公司冇,都要保護自己」。然而,珠姐和大多外判清潔工只拿取每小時37.5元的最低工資,辛勞工作8小時換來日薪300元,她買了一盒本應由政府供應的口罩後,只餘2元。

北區當清潔工的強伯(圖右三),農曆新年以來只獲發5個口罩,其中食環署派的兩個「紙咁薄」,他省著用一個口罩連戴兩天。強伯慨嘆除了口罩,外判清潔工所有裝備也不足夠。他負責洗街,水柱彈起沙石甚至可以射盲眼,工人沒有眼罩要照樣開工,工衣只有一套,洗換不及也要繼續穿,「污糟又可以點?公司講過唔算數都無辦法。」
 

樂施會對「抗疫基金」的回應

「防疫抗疫基金」中,政府提及前綫工友可獲發每人每月1,000元的「辛勞津貼」,但它並不包括5300幢「三無大廈」,即沒有業主立案法團(法團)或任何形式的居民組織,亦沒有聘用物業管理公司(物管公司)管理的大廈,然而,這些大廈的環境尤需關注。樂施會呼籲政府盡快堵塞這個政策漏洞,加強對所有前綫工友的工作安全保障!想知更多

了解樂施會更多支援基層抗疫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