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專題故事

倡議工作, 香港、澳門、台灣2020年3月05日

疫情下的清潔工

樂施會 - 圖像

樂施會

樂施會是一個獨立的發展及救援機構,致力消除貧窮以及與貧窮有關的不公平現象。

全城口罩荒,在社區防疫第一綫的清潔工也不例外。然而在合約規定下,清潔工被要求「無戴口罩,唔准開工」。不夠口罩的清潔工可以怎樣?有的清洗口罩重用,有的甚至已經洗至「起毛毛」,工友重用已喪失防疫功能的口罩,對他們以至社區也帶來健康風險。

樂施會和夥伴團體在2月18日發表《外判清潔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處境問卷調查》,結果發現三成清潔工稱公司沒有提供口罩。在康文署轄下公園負責清潔的珠姐告訴我們,公司自農曆新年起已足足三個星期沒有提供口罩。

公司沒提供,就要靠自己。但清潔工大多年長,不懂網購;工時長,沒有條件排隊。就算「求罩成功」,在口罩價格高企的情況下,一日辛勞隨時僅換來一盒口罩。珠姐拿取每小時37.5元的最低工資,工作8小時只賺取300元,但她早前亦唯有「肉痛地」用一日人工買了一盒口罩。「藥房298蚊50個都要買架啦!公司冇,都要保護自己啦!」

過去數星期,樂施會不斷搜羅口罩及其他防疫物資,感謝社會各界及熱心人士捐贈,加上我們自行採購,截至2月28日,我們籌集到72,000個口罩及42,000枝酒精搓手液,其中64,000個口罩及33,000枝酒精搓手液已派發到社區,包括清潔工友,估計受惠人次逾16,000。自2月初,我們與夥伴團體陸續走訪各區大小垃圾站,除了派發口罩,亦跟工友分享防疫知識。我們到達垃圾站的時候,清潔工每每已在排隊。

「口罩到喇!到喇!」有一回我們看到隊中有清潔工沒有戴口罩——他說已經無口罩可用了。有一位婆婆收到後驚喜得握著我的手,「下個禮拜有著落喇!你哋真係好人士!」

派發物資能解一時之急,是次危機更暴露了外判制度的更多問題,政府沒有盡其責任保障清潔工的安全,令工友被迫在疫情下承受健康風險。樂施會和夥伴團體將繼續支援清潔工的緊急需要,同時要求政府加快向工友供應口罩至每月130萬個;並將是次新型肺炎列入香港僱傭補償條例職業病範圍內。

 

不少清潔工是少數族裔人士,其中以尼泊爾裔佔多數。我們早前與夥伴團體到中環派發口罩時就特別安排一名尼泊爾籍翻譯同行,向工友講解抗疫衛生知識。

不少清潔工是少數族裔人士,其中以尼泊爾裔佔多數。我們早前與夥伴團體到中環派發口罩時就特別安排一名尼泊爾籍翻譯同行,向工友講解抗疫衛生知識。

樂施會和夥伴團體的調查發現,三成受訪清潔工未獲公司提供口罩,珠姐早前唯有「肉痛地」花上工作一整天的工資購買一盒口罩自保。

樂施會和夥伴團體的調查發現,三成受訪清潔工未獲公司提供口罩,珠姐早前唯有「肉痛地」花上工作一整天的工資購買一盒口罩自保。

 

清潔工的工時長,沒有條件排隊購買正常價格的口罩,無奈因工作關係每天需要使用至少兩個口罩。她們接獲樂施會派發的口罩,都表現得非常高興。

清潔工的工時長,沒有條件排隊購買正常價格的口罩,無奈因工作關係每天需要使用至少兩個口罩。她們接獲樂施會派發的口罩,都表現得非常高興。

過去數星期,樂施會不斷搜羅口罩及其他防疫物資,希望能解清潔工的燃眉之急。

過去數星期,樂施會不斷搜羅口罩及其他防疫物資,希望能解清潔工的燃眉之急。

 

(文章於2020年3月2日刊登於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福抗疫資訊網站」)

 

了解更多樂施會支援基層抗疫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