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非洲南部风灾

在现代城市建设保护下,台风来袭或只代表公共服务和商业交易短时间暂停;但是在匮乏的发展中地区,这却是困苦的开端。2019年3月中,莫桑比克遭热带气旋伊代(Cyclone Idai)蹂躏,造成过千人死亡,数十万人无家可归;迄今一年,洪水虽已退去,霍乱疫情稍缓,但社区重建和生计复原依然是漫漫长路。(照片: Sergio Zimba / Oxfam)

 

更新于 2019年3月16日

过去一年,乐施会为超过78万名风灾灾民提供协助,但因灾情严重,目前仍有超过10万人无家可归。

请立即行动,支持灾民重建家园、恢复生计﹗


 立即捐款 

 

灾情

Cyclone Idai map

强烈热带气旋「伊代」(Idai)于2019年3月14、15日吹袭非洲南部国家马拉维、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韦,引发广泛地区水浸,数十万间房屋倒塌或损毁,多达300万人受影响,超过1,300人在风灾中失踪或死亡。相隔短短六周,历来登陆莫桑比克威力最强的热带气旋「肯尼斯」席卷该国北部,再造成十多万人受灾,数十人罹难。

风暴令大量农作物损毁,当地人的生计受到严重影响。这三个国家本来就非常贫穷,风灾令数以百万计的居民得不到粮食及基本服务,可谓雪上加霜。此外,三个受灾国家合共录得超过6,000宗霍乱感染个案,霍乱爆发的危机在蕴酿。三国政府均宣布国家进入灾难状态。

Fatuma是风灾的幸存者,她身后的家园被彻底摧毁,谈起暴风雨来到的一夜,她犹有余悸,「强风将地上的沙石卷起,打在身上非常刺痛。台风令气温急降,我用衣服将孩子裹著,单手将他紧抱怀中;另一只手紧捉树梢,奋力抵挡强风。」(照片︰乐施会)
 
Fatuma是风灾的幸存者,她身后的家园被彻底摧毁,谈起暴风雨来到的一夜,她犹有余悸,「强风将地上的沙石卷起,打在身上非常刺痛。台风令气温急降,我用衣服将孩子裹著,单手将他紧抱怀中;另一只手紧捉树梢,奋力抵挡强风。」(照片︰乐施会)
避难中心的家庭都各有一个逃离的故事。暴雨令河水决堤,31岁的Maria(左一)赶紧把子女从睡梦中叫醒,年幼的孩子甚至连鞋子都赶不及穿上,就跟著母亲和兄长往高地不断跑。一家七口躲在路上拾来的帆布下足足一日一夜,终于获救。(照片︰Elena Heatherwick / 乐施会)
 
避难中心的家庭都各有一个逃离的故事。暴雨令河水决堤,31岁的Maria(左一)赶紧把子女从睡梦中叫醒,年幼的孩子甚至连鞋子都赶不及穿上,就跟著母亲和兄长往高地不断跑。一家七口躲在路上拾来的帆布下足足一日一夜,终于获救。(照片︰Elena Heatherwick / 乐施会)
即使能够幸运保住性命,但灾民仍要面对传染病爆发的威胁。在莫桑比克的港口城市贝拉,连日的狂风暴雨令当地多区缺水断电。河道及水源被洪水污染,令灾民感染霍乱和疟疾等水传播疾病的风险增加。(摄影:Sergio Zimba / 乐施会)
 
即使能够幸运保住性命,但灾民仍要面对传染病爆发的威胁。在莫桑比克的港口城市贝拉,连日的狂风暴雨令当地多区缺水断电。河道及水源被洪水污染,令灾民感染霍乱和疟疾等水传播疾病的风险增加。(摄影:Sergio Zimba / 乐施会)

乐施会迅速动员

风灾发生后,乐施会的救援人员随即赶抵多个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开展灾情评估,并为灾民提供协助,即时工作包括:

  • 提供清洁饮用水和紧急粮食
  • 提供栖身的临时帐篷
  • 建设供水和卫生设施,以及派发衞生用品(净水丸、水桶、肥皂等)
  • 培训社区健康推广人员,向当地灾民提供健康讯息
乐施会和伙伴团体在多个灾区及避难中心安装巨型储水箱,每个可储放10,000升水,足以满足2,000个受灾家庭的用水需求。这些巨型水桶每天需注水两次,伙伴机构Wateraid的工作人员正为水桶注水。(摄影: Micas Mondlane / 荷兰乐施会)
 
乐施会和伙伴团体在多个灾区及避难中心安装巨型储水箱,每个可储放10,000升水,足以满足2,000个受灾家庭的用水需求。这些巨型水桶每天需注水两次,伙伴机构Wateraid的工作人员正为水桶注水。(摄影: Micas Mondlane / 荷兰乐施会)
14岁的Teresa Jone Vilanculos(右)从水龙头取水,注满自己的瓶子。 Teresa和她的家人原本居住在莫桑比克的Mangalaforte。因为房子被「伊代」摧毁,她全家被迫要逃往临时庇护中心暂住。(摄影: Micas Mondlane / 荷兰乐施会)
 
14岁的Teresa Jone Vilanculos(右)从水龙头取水,注满自己的瓶子。 Teresa和她的家人原本居住在莫桑比克的Mangalaforte。因为房子被「伊代」摧毁,她全家被迫要逃往临时庇护中心暂住。(摄影: Micas Mondlane / 荷兰乐施会)
乐施会的公共卫生顾问Michelle正为莫桑比克的受灾家庭准备氯水瓶。一滴氯水可以消毒20升容量的内置泸芯的储水桶。(摄影: Micas Mondlane / 荷兰乐施会)
 
乐施会的公共卫生顾问Michelle正为莫桑比克的受灾家庭准备氯水瓶。一滴氯水可以消毒20升容量的内置泸芯的储水桶。(摄影: Micas Mondlane / 荷兰乐施会)

 

由于受灾范围幅员广阔,加上灾民数目非常多,除了公众捐款,香港乐施会亦先后两次就是次救灾工作向香港特区政府赈灾基金申请拨款,并分别于2019年4月11日及5月17日获批合共1,194万3千港元,支援乐施会于马拉维和莫桑比克的救灾工作。款项主要用作向受灾户发放家庭套装及个人卫生套装,并为受灾户兴建临时洗手间及派发厕所清洁用品,目标是每5个家庭能享用1个公用洗手间,以维持灾区的公共卫生,防止传染病爆发。赈灾基金在财务上规定「专款专用、实报实销」,申请机构需进行外部审计。乐施会完成以上两个紧急救援项目后,将于今个月内向赈灾基金委员会递交总结报告及财务报告(包括外部审计报告)。

我们向灾民派发的卫生包和家庭用品套装内有肥皂、牙膏、牙擦、绳索、女性卫生用品、Capulana(非洲女性常备的长裙)、胶拖鞋、内衣裤、太阳能灯等生活必需品。(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我们向灾民派发的卫生包和家庭用品套装内有肥皂、牙膏、牙擦、绳索、女性卫生用品、Capulana(非洲女性常备的长裙)、胶拖鞋、内衣裤、太阳能灯等生活必需品。(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强风摧毁了无数人的家园,暂住在临时帐篷的灾民获发手提式太阳能灯,晚上前往公共厕所发生意外的风险大大降低。(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强风摧毁了无数人的家园,暂住在临时帐篷的灾民获发手提式太阳能灯,晚上前往公共厕所发生意外的风险大大降低。(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狂风暴雨污染了原有的水源。乐施会向灾民派发家用滤水器,过滤后的水可安全饮用。(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狂风暴雨污染了原有的水源。乐施会向灾民派发家用滤水器,过滤后的水可安全饮用。(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前线分享

Kate Lee, Senior Officer -- Humanitarian and Disaster Risk Management

灾后100日︰莫桑比克救灾扎记

为确保赈灾基金的拨款及公众捐款能够用得其所,以及协助进一步推动生计重建项目,香港乐施会的人道救援及灾害风险管理高级干事李宝琪于2019年6月中飞抵当地,跟进灾区各项救援工作的进度。

阅读全文

 

灾后一年

过去一年,乐施会为超过78万名非洲南部风灾的灾民提供支援。

拯救生命是人道救援工作的第一步,接下来的社区复原工作仍有重重难关需要克服。过去一年,除了派发应急物资,我们亦透过公共衞生教育,协助灾民预防水传播疾病,保障民众健康,并为多个受灾地区的弱势家庭提供长远支援,工作包括︰

  • 提供农耕工具和适合于冬季种植的农作物种子,以恢复生计
  • 修复损毁的水井和供水设施以确保长远的清洁食水供应
  • 修复公用洗手间和淋浴设备,并透过卫生推广活动防止水传播性疾病在灾区传播
  • 培训义工以提高灾民对防止性暴力和性骚扰等行为的意识,以防止事件在避灾中心和社区发生
乐施会向灾民派发木薯插枝和蔬菜种子。这类植物的生长周期较短而粗生的农作物,能助灾民解决燃眉之急。(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乐施会向灾民派发木薯插枝和蔬菜种子。这类植物的生长周期较短而粗生的农作物,能助灾民解决燃眉之急。(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32岁的Mary Gawani(右)和51岁的Mary Kamanga(左)住在马拉维南部法隆贝县一条名为Gwembere的村庄。狂风暴雨污染了原有的水源,乐施会为她们的社区修建水井。(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32岁的Mary Gawani(右)和51岁的Mary Kamanga(左)住在马拉维南部法隆贝县一条名为Gwembere的村庄。狂风暴雨污染了原有的水源,乐施会为她们的社区修建水井。(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风灾令当地多区的本土经济活动几乎完全瘫痪;避难中心的卫生设备严重不足令传染病一触即发。Sonia原本的职业是鼓励初生婴儿的父母为孩子做出生登记,并向妇女推广有关产后护理的资讯。风灾后,她获乐施会聘任为短期工,负责在避灾中心内推广公共卫生,防止疫症爆发。最近,她用储下来的薪金在营内开设杂货店,虽然店面设计简陋,但她希望用赚来的收入自给自足养活两个女儿。(摄影︰Elena Heatherwick / 乐施会)
 
风灾令当地多区的本土经济活动几乎完全瘫痪;避难中心的卫生设备严重不足令传染病一触即发。Sonia原本的职业是鼓励初生婴儿的父母为孩子做出生登记,并向妇女推广有关产后护理的资讯。风灾后,她获乐施会聘任为短期工,负责在避灾中心内推广公共卫生,防止疫症爆发。最近,她用储下来的薪金在营内开设杂货店,虽然店面设计简陋,但她希望用赚来的收入自给自足养活两个女儿。(摄影︰Elena Heatherwick / 乐施会)

 

尽管乐施会与当地政府及多个国际救援机构在过去一年竭力为非洲南部风灾的灾民提供协助,但对贫穷国家而言,重建的过程艰苦且非常漫长。按乐施会统计,截至2020年初,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韦两国仍有合共超过10万名灾民被迫寄居在损毁的建筑物或过渡房屋中,很多遭风灾摧毁的基础设施包括道路、供水设备、学校等仍有待维修。因此,我们将会继续联同伙伴团体协助受影响的人复原社区、重建生计。

 

气候变化导致天灾频仍

莫桑比克并非驱动全球暖化问题的主力,却是最大的受害者。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 · 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于2019年7月到莫桑比克探访灾民

极端天气令穷国贫上加贫

事实上,受灾三国均为低度发展国家,根据联合国最新公布的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津巴布韦、马拉维和莫桑比克在全球189个国家中分别排150、172及180位(注︰香港位列全球第4),显示国家在经济、基建、教育、医疗等多方面都非常匮乏。偏偏气候变化令极端天气变得频繁,过去十年,非洲南部反复发生严重旱灾和水灾,令当地长期陷入粮食危机,目前,受灾三国有接近970万人急需食物援助。接二连三的灾害令社区变得愈来愈脆弱,灾民往往未曾从上一次的危机中恢复过来,就要应付新一轮的威胁。

温室气体主要来自涉及燃烧化石燃料的活动,例如发电、驾驶汽车和飞机等;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人口的生活消费碳排放量,远低于发达国家人口。以三国中受灾最严重的莫桑比克为例,该国人均碳排放量比美国低超过50 倍,但去年三月短短六周内接连发生的两场超级台风,合共造成高达32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相等于该国全年22%的国内生产总值,以及政府全年近五成的公共财政开支。换句话说,须对气候变化负上较小责任的贫穷人,却要承受最大的恶果。

虽然灾民的生活正陆续重回正轨,但并不代表自此无后顾之忧,相反他们每日都活在惶恐中。Virginia(左)是非洲南部风灾的灾民,台风将她的农地摧毁,后来乐施会向她提供种子和农耕工具,让她重新开展种植,但不幸地今年一月当地再次因连日暴雨而水浸,她的玉米田更停止生长而通通报销。(摄影︰Elena Heatherwick / 乐施会)
 
虽然灾民的生活正陆续重回正轨,但并不代表自此无后顾之忧,相反他们每日都活在惶恐中。Virginia(左)是非洲南部风灾的灾民,台风将她的农地摧毁,后来乐施会向她提供种子和农耕工具,让她重新开展种植,但不幸地今年一月当地再次因连日暴雨而水浸,她的玉米田更停止生长而通通报销。(摄影︰Elena Heatherwick / 乐施会)
因为贫穷,当地大部分建筑物和社区设施包括学校等都是用廉价的泥土建成,没法抵御大型灾害,强风将他们拥有的一切通通卷走,数以万计的人一夜间变得一无所有。交通和通讯中断,政府和救援机构单单到各个灾区向灾民派发物资就得花上几个月,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社区重建将会是漫漫长路。(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因为贫穷,当地大部分建筑物和社区设施包括学校等都是用廉价的泥土建成,没法抵御大型灾害,强风将他们拥有的一切通通卷走,数以万计的人一夜间变得一无所有。交通和通讯中断,政府和救援机构单单到各个灾区向灾民派发物资就得花上几个月,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社区重建将会是漫漫长路。(摄影:高仲明 /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近月,蝗虫肆虐非洲多国,莫桑比克和马拉维亦未能幸免,大片农作物被摧毁,直接影响当地粮食供应。「伊代」风灾灾民Jorge和太太Palmira原本想透过种植香蕉树等农作物重建生计,但树叶和果实却被大量蝗虫咬破,损失惨重。(摄影︰Elena Heatherwick / 乐施会)
 
近月,蝗虫肆虐非洲多国,莫桑比克和马拉维亦未能幸免,大片农作物被摧毁,直接影响当地粮食供应。「伊代」风灾灾民Jorge和太太Palmira原本想透过种植香蕉树等农作物重建生计,但树叶和果实却被大量蝗虫咬破,损失惨重。(摄影︰Elena Heatherwick / 乐施会)

 

倡高碳排富国承担责任 向受灾穷国增援助资金

根据乐施会最新发表题为《风暴之后》(只有英文)的研究报告,联合国曾表示会因应是次非洲南部风灾为莫桑比克及津巴布韦向各国政府及机构筹措合共450万美元 的援助金额,但截至2020年2月28日,只达到目标金额的43%;而最令人震惊的是,各国政府 每年向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生产和使用者所提供的化石燃料补贴竟高达5.2万亿美元(包括因破坏环境而对医疗系统所造成的经济负担,以及少收税项所带来的财务损失)。最终,莫桑比克政府在逼于无奈的情况下,须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贷118亿美元开展灾后重建计划。

 

了解更多乐施会在推动气候和粮食公义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