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社会性别

相片说明:青年女权行动者经过144天从北京徒步到广州,呼吁广东省教育厅建立校园性侵害防治机制,并提出四个「性侵害防治锦囊」。摄影:阿山/新媒体女性网络

项目介绍
在中国内地妇女不仅在贫困人口中占大多数,而且比例有不断上升的趋势,在社会转型期间,性别不平等与基于性别暴力仍然普遍,更加突显女性及其他性别弱势群体的脆弱性。乐施会持续采用综合项目手法,透过直接服务、社区发展、公众教育和政策法规倡议等消除性别暴力、赋权妇女、普及性别平等观念意识,以推进性别公正。
 

贫穷源于不公平 -
中国篇「性别不公」

 

项目故事 

高姐散发农村妇女的无限潜能,乐施会为她们提供机会和资源,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去选择和发展。

高姐散发农村妇女的无限潜能,乐施会为她们提供机会和资源,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去选择和发展。

 

 

高月琴在重男轻女的农村家庭长大,即使热爱看书学习,却因为分担家里责任而被迫辍学。她跟邻村的男子结婚后,过著普通的农村生活,闲时喜欢看书、写文章和听音乐。她后来当油漆工和装修,也做得有声有色。可是,高姐的婚姻不如意,崇尚「大男人主义」的丈夫会打她。渴望自由平等的她,在34岁时逃离家庭到北京当油漆工。 5年后的2003年,她加入公益组织「打工妹之家」,为城市的打工妹和家政工服务。

2008年,乐施会和北京农家女文化中心推出「农家女书社」项目,为农村妇女在村里建立图书室和举办能力建设活动。后来,又推出支持农村妇女草根组织成长计划,在这过程中,不同形式的能力建设活动非常重要,参与式培训更是启发觉醒和传递知识的关键。

10年前,高姐学习进行参与式培训、设计培训、活动技巧、如何透过培训让参与者认识性别平等,理解农村妇女草根组织的作用。乐施会负责把性别平等权利和组织运作的理念深入浅出地融入培训内容,而高姐就是最称职的本土老师。高姐与乐施会协作培训达10年,支持过的农家女书社超过70间;她也会到不同村庄进行性别培训,并为组织提供辅导和支持。

培训后姐妹们都认同,农村妇女草根组织就是由农村妇女组成、行动、推动农村妇女发展和性别平等、惠及社区和不同群体。在密集的三天培训中,明晰了各组织的宗旨、三年规划和一年的行动计划,她们踌躇满志地说:「这个烧脑真烧得值,我们的方向都清楚了!」接下来,这些农村妇女草根组织会得到每年三万元的组织发展经费、在地和在线的组织发展辅导与支持。     

高姐散发农村妇女的无限潜能,更加坚定了乐施会的信念——与被边缘化的人群同行,为她们提供机会和资源,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去选择和发展。
 

晓云的相片

「之前我以为自己这一辈子没什么希望了,有了你们的帮助才让我有勇气对抗恶势力。」
-- 晓云

 
晓云20岁结婚不久,就遭受丈夫的打骂,10多年的家庭暴力实在令她忍无可忍,决定离婚离家,到外地打工。一次回家跟前夫讨论孩子抚养问题时,晓云拒绝前夫重婚的要求,前夫当著晓云的父母和三名孩子面前,一口咬掉晓云的鼻子。

乐施会支援合作伙伴「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举办的「消除基于性别暴力的法律服务与倡导项目」向晓云提供了经济和法律援助。经过审讯,法庭判决前夫故意伤害罪及有期徒刑六年。

「判轻了,我要上诉。他带给我的伤害不仅仅是一只被咬掉的鼻子,他给我和孩子带来的是一辈子的伤害,特别是我的孩子。」晓云知道判决后说。

源众律师团也认为,案情非常恶劣,法庭没有考虑罪犯对受害人和子女的家庭暴力。她们正着手申请上诉。「他就是家庭暴力,不管是对我还是孩子都是。我觉得法院偏向犯罪嫌疑人,没有设身处地的站在受害者的立场考虑,我希望法律一定要严惩这些人,给那些实施家庭暴力的男人引以为戒,让正在默默忍受家暴的女性早日脱离苦海。」

乐施会多年来支持不同机构推动反家暴法的落实和推行,并对受暴力影响人士提供适切的支援,包括紧急庇护、法律支援及心理辅导等。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