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职贫穷与劳工待遇
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在职贫穷与劳工待遇

在职贫穷与劳工待遇

2017年「劳力是......穷得只剩份工」视觉艺术展」,参展艺术家廖家宜的作品「清洁工主题乐园」,引发公众关注清洁工工作安全和待遇问题。(摄影︰谢至德)

助人自助 共建无穷世界

单次捐款 每月捐款

更新于2020年8月28日

香港在职贫穷现况

香港的在职贫穷问题严重,据《2018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2018年在职贫穷家庭有逾14万户人口达45万

在职贫穷背后问题重重,首先法定最低工资水平过低,令基层有工作而未能脱贫。其次,就业市场趋向零散化,而社会对零散工保障不足。2018年在职贫穷人士中,有逾30%从事兼职或就业不足。然而,《雇佣条例》自1968年制订半世纪以来,并没有就非「连续性合约」的雇佣权益,提出任何修订及补充,未能配合劳工市场出现的结构性改变。

再者,以强积金抵消遣散费和长期服务金安排讨论多年仍未取消,严重影响基层工友权益。遣散费及长服金是作为雇员被解雇的补偿,与强积金作为退休保障不应混为一谈。对冲机制令陷于在职贫穷的基层工友,失去大部份退休储备,更容易陷入长者贫穷。而疫情影响经济,失业潮涌至,基层工友更首当其冲。
 

乐施会政策倡议

放宽短期失业援助

乐施会联同三个民间团体在3月26日发布《基层市民在疫情下的就业情况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农历新年后基层工友失业人数急升四倍。

Unemployment Survey

乐施会促请当局:

- 放宽「短期失业援助」资产限额到在职家庭津贴水平,并豁免计算保险计划的现金价值及红利等
- 翻查曾领取职津或各项学生资助计划人士的强积金户口,主动邀请自2月起没有供款者参与计划

- 积极推广计划,让更多失业人士获得紧急现金津贴

了解更多

 

改善政府外判工待遇,关注疫情下清洁工处境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防疫用品如口罩、消毒用品供不应求,价格急升,乐施会除落区向弱势社群派发物资外,亦于2月初联同多个伙伴团体于访问了全港15区共149位外判清洁工,了解他们在疫情下的需要和困难。调查结果于2月18日公布,不少受访者表示保护装备严重不足。

Uncle Keung

乐施会和伙伴促请政府:
-每月提供130万个口罩予清洁工
-将是次肺炎列入香港雇佣补偿条例职业病范围内
-加强巡查及监察,确保前线清洁工人的职业安全健康
-在未有充足培训及装备下,不应要求工友清理家居检疫人士垃圾

-制订防疫指引,要求外判清洁公司推行防疫知识培训

检讨最低工资订立机制

在短期政策以外,政府亦有责任确保劳动有合理回报,让在职人士有能力让自己和家人过有尊严的生活。乐施会促请政府每年检讨最低工资,并在厘定最低工资时,考虑三项原则:
-  最低工资升幅应足以应付通胀;
-  水平应考虑目前香港「一养一」的扶养率;及
-  水平应高于现有社会援助水平。

另外,政府作为最大的雇主,应全面检讨政府外判制度;率先取消强积金与长期服务金及遣散费对冲,加快落实全面取消对冲机制;向外判基层工给予高于最低工资水平的生活工资,更应鼓励商界仿傚。

修订「雇佣条例」,保障「零散工

乐施会在2017年6月发布《低收入零散工概况调查报告》,发现逾八成从事零散工的受访者得不到基本劳工权益保障。乐施会要求政府尽快修订《雇佣条例》保障零散工,以遏止在职贫穷趋势,尤其是妇女贫穷的问题恶化。

乐施会敦促劳工及福利局、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等应推动劳工顾问委员会尽快修订「雇佣条例」,重启检讨「4.18」规定,增加《雇佣条例》里面对非全职工人,特别是「非连续雇员合约」的劳工保障。

    公众教育项目︰「劳力是…… #穷得只剩份工」视觉艺术展

    政策倡议以外,为令市民能更了解基层工友的生活以及在职贫穷的问题,乐施会于2017年1月与策展人谢至德一起举办「劳力是......穷得只剩份工」视觉艺术展。清洁、保安、速递工友亲身向参展的艺术家分享他们的处境和困难,11个艺术单位从中吸收理解,并透过艺术创作呈现基层工友的辛酸以及背后的不公平现象,借此加深公众了解在职贫穷背后的结构性问题,引发公众反思劳动价值。网上逛展览

    清洁工兴姐的分享

    Madame Hing

    「很多市民见到清洁工都会『掩口掩鼻』,展览后,一些住客却对我说句加油,已经令我感受到尊重。」

    做了11年清洁工的兴姐展览开幕礼上看到自己的相片,大为自豪,希望更多人明白清洁工的辛劳和辛酸,争取合理回报。

    (摄影:Derek Yung)

     

    「特别是夏天,早上开工打开垃圾筒时,传出的气味真系好臭。」做了11年清洁工的兴姐说。

    垃圾不但臭,有时还可以是危险的利器。「当垃圾包沿垃圾槽从高层掉下时,冲力会弄破里面的玻璃樽,飞弹出来的碎片足以伤人。」满手伤痕的兴姐说,然而,她的工作完全没有保护装备,由清洁工具,甚至手套也要自己买。

    兴姐每日工作九小时,得到的是最低工资。她说:「每日清理数百斤垃圾,消耗很多体力,有时真系好想放假休息。」虽然法例规定员工每工作六日就有一日假,但雇主经常以不够人手为理由,威迫利诱工人不放假,令到基层工友经常要长期工作。每当遇上大时大节,尤其是农历新年前夕,垃圾量大增,兴姐更往往要凌晨三时就开始工作到晚上。

    除工时长外,缺乏应有的劳工保障是基层工友经常面对的另一困境。「雇主很多时每数年跟工友重新签约,令我们不能领取到长期服务金。」兴姐带点不忿地说:「最低工资实在太低,应该上调一下。」目前政府外判合约中「价低者得」的投标安排,其实是默许承办商为了成功投标而牺牲工友利益。

    香港之光吴安仪发声撑兴姐

    女子桌球世界冠军吴安仪也跟著兴姐代入清洁工的身份,参与策展人谢至德作品《有名有姓》的拍摄,呼吁公众一同关注在职贫穷问题,也为兴姐打气。

    「清洁的工作看似低下,其实在社会中十分重要。(清洁工)才是香港之光!」

     

    女子桌球世界冠军吴安仪

     

    助人自助 共建无穷世界

    单次捐款 每月捐款

    乐施会的政策研究及倡议

    2020年9月乐施会反对冻结最低工资加幅
    2020年6月就「检讨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的意见书
    2020年3月基层市民在疫情下的就业情况问卷调查
    2018年12月香港生活工资研究报告
    2018年10月香港不平等报告
    2017年6月低收入零散工概况调查报告
    2016年10月香港贫穷状况报告 2011至2015
    2015年10月乐施会就推动取消强积金抵消遣散费和长期服务金安排的建议
    2015年9月香港在职贫穷报告2010至2014
    2013年12月有儿童的在职贫穷家庭生活状况意见调查
    2013年4月在职贫穷趋势及低收入家庭补贴建议
    2012年11月香港在职贫穷家庭状况报告2003至2012


    了解更多本地贫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