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妇女贫穷与家庭岗位限制

妇女贫穷与家庭岗位限制

许多基层妇女因家庭岗位限制,未能发展生计。(相片:壹周刊高仲明)

香港现况

2018年,妇女贫穷人口为55.5万,贫穷率为15.4%;同期男性贫穷人口为47万,14.3%两者相距8.5万。

不少基层妇女为了照顾家人,难以找合适工时的工作,更难以跨区工作。她们找到的一般是零散工,除了人工比较低,不少雇主更往往刻意安排她们工时无法符合「4.18」规定(连续4星期,每星期工作18小时),因而得不到劳工法例保障,令基层妇女在劳动市场处于弱势。

经过基层家庭访谈和政策研究,我们发现改变现行政策,才可以有效解决妇女贫穷问题,因此我们大力推动政府创造家庭岗位友善的工作机会。

乐施会呼吁政府检视最低工资水平,保证水平足以令打工仔应付自己同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检视「4.18」规定,增加《雇佣条例》里面对非全职工人,特别是「非连续雇员合约」的劳工保障;制定墟市政策,为需要照顾家庭妇女提供可以兼顾工作同家庭的工作机会,增加收入。
 

香港妇女贫穷问题

香港两性贫穷人口收入相差四成

乐施会的支援项目

共享厨房让家厨发挥才能

为了让家住偏远区的基层妇女突破家庭岗位的限制,找到灵活工作机会,发挥所长,共厨家作善用闲置厨房发展「共享厨房」(Sharing kitchen)的食物生产模式,让基层市民有机会经营小本食物生产生意,帮补生计。

项目善用食肆厨房非繁忙时段的闲置时间,让基层市民进驻厨房制作美食或凉茶等出售,以赚取收入,帮补家计。项目由乐施会及社创基金配对资助。项目至今已与5间餐厅合作,有16位基层人士参与,研发及制作了逾百款新食品。
 

共厨家作合照

共享厨房:让家厨发挥才能

40出头的阿琼(右二),家住荃湾,育有一女,因为要照顾家人,难以找到工作。和阿琼一样,不少基层妇女厨艺早获街坊赞赏,但香港的租金和牌照限制令她们难以借此营生。共厨家作令她们有机会发挥手艺,同时兼顾家庭需要。(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阿琼在烤鱼店的厨房忙出忙入,在准备材料煲凉茶。她趁著烤鱼店开门前的三小时,早上8时至11时在厨房完成所有工序,洗净材料、切好大小、连水放入煲内煲滚、隔渣、冷却再入樽。这天她们准备了苹果梨子茶和洛神花茶。

她不是烤鱼店的员工,而是参加了「共厨家作」项目,成为家厨,利用餐厅空置的时段,制作凉茶,在餐厅内出售,收入与店东拆帐,多劳多得,帮补家计。

40出头的阿琼,家住荃湾,育有一女,因为要照顾家人,难以找到工作。和阿琼一样,不少基层妇女厨艺早获街坊赞赏,但香港的租金和牌照限制令她们难以借此营生。共厨家作令她们有机会发挥手艺,同时兼顾家庭需要。

除了凉茶,家厨还推出了年糕、糉子、月饼,还有西式的马卡龙、曲奇饼。家厨的才能,透过味道,让人看见。

社区墟市

在东涌、天水围等偏远新市镇,妇女贫穷的情况更严重,区内缺乏配合家庭岗位的工作机会,同时物价较高,令居民负担沉重。为了开拓基层妇女生计,也为居民带来较廉价的产品,乐施会由2013年开始支持伙伴东涌社区发展阵线的墟市推动工作,由2013年至2018年,合共举办近50次墟市活动,参与摆档人次近1,500人,当中大部份为基层妇女。由选址、计划、和实施管理方法,由东涌社区发展阵线与基层街坊共同策划,当中也提升了街坊的能力;也协助超过20个团体在各自社区建立墟市,让各区基层街坊有机会发展所长。
 

tung chung bazzar

摆档助基层母亲解两难

墟市节让居民有机会摆档赚取收入,同时有助凝聚社区。图为东涌墟市节。(东涌墟市节供相)


阿清和先生育有两子,先生在地盘做散工,收入并不稳定。有时半个月也「冇工开」,一家四口生活捉襟见村。在到墟市摆档前,阿清曾尝试跨区做兼职,找到一份酒楼楼面,每个月有6000元人工,但拜托亲戚照顾孩子的照顾费就要3000元,扣掉交通费根本不够支持生活。在朋友介绍下,阿清开始摆墟卖童装,每月平均收入有约二千元,虽然收入不算多,但可以有更多时间自己照顾孩子,还认识到一班街坊,而这笔收入亦令一家人生活改善,有能力应付到突发开支,补助就读小二的大儿仔上兴趣班:「自己悭啲都想小朋友开下眼界。」

墟市为基层家庭创造谋生空间,等有需要兼顾家庭的妇女透过墟市摆卖,纾缓经济压力,达致扶贫。但目前政府并无墟市政策,加上场地申请困难,令许多人都无法参与,乐施会一直倡议政府订立明确墟市政策。
 

乐施会的政策研究及倡议

may 2018乐施会回应政府就《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提交的第四次报告项目大纲提交的意见书
jun 2017低收入零散工概况调查报告
sep 2016香港妇女贫穷状况报告2001至2015
jun 2015「墟市发展与基层妇女就业」研究调查

 

了解更多有关本地贫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