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长者贫穷与社会保障

长者贫穷与社会保障

上图为「劳力是......穷得只剩份工」视觉艺术展参展艺术家赖忆南作品「看见不看见」。

香港现况

据《2018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2018年全港有36万贫穷长者,数目再创新高,65岁及以上人口组别中贫穷率为 30.9%,即10名长者中便有3名被界定为贫穷长者。我们促请政府尽快完善退休保障支柱,落实取消强积金对冲。同时,政府作为全港最大雇主,应带头取消对冲,保障基层外判工的退休生活。

另一方面,2018年本港公立医院专科稳定新症排期时间平均要一年半,护养院宿位供应落后人口增长。截至2018年12月底,有3.3万名长者正在轮候资助护理安老宿位,平均轮候时间22个月,有近5000人在轮候期间逝世。政府现正坐拥庞大储备,乐施会建议政府应增拨资源,增加社会福利及医疗服务的经常性开支,保障有需要的长者能获得足够的社会保障及医疗服务。
 

四大贫穷问题

目前每10名长者中,便有3名生活在贫穷线下。

 

乐施会的支援项目

当邻舍成为照顾者

Madame Yung

关顾联希望「乐助有里」的服务模式,可作为政府改善社区照顾
服务的一个参考。(摄影:关注家居照顾服务大联盟)

「居家安老」、留在自己熟悉的社区独立自主地生活是很多长者的心愿。然而,现时社区照顾服务严重不足,长者在有限的资助名额及长时间轮候的情况下,难以获得适切的服务。为此,乐施会支持伙伴团体「关注家居照顾服务大联盟」(关顾联)于2015年开始,推出一项名为「乐助有里」的服务配对试验计划,招募区内街坊成为义务的「乐助友」为长者提供陪诊、清洁及煮食等服务,长者每次只需付出5元,而「乐助友」按其服务时数亦可获得相应津贴,以肯定其付出。

「我自己一个又唔识路,只眼又唔好,记性又差,唔知点去睇医生!」居住于葵盛东邨的88岁容婆婆,道出患有长期病患的独居长者的徬徨。现时政府资助的家居照顾服务平均需要轮候19个月,津助及合约护理安老宿位更要等40个月,而最不幸的是,2018年已有逾7千名长者在轮候院舍期间离世,安老服务憎多粥少的情况愈趋严重。容婆婆本身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痛风、胆固醇过高、心脏病及白内障,需要经常覆诊,但由于当区的服务人手严重不足,每当容婆婆需要服务时,均不得要领。「好彩有你地好心,带我去睇医生,唔系都唔知点算!」对容婆婆而言,陪诊服务不单单是一个实质的协助,更能为她带来安心。「有人帮手睇路,听下筹,点都好啲。」

「乐助有里」计划所提供的服务较政府的更富弹性,会按照服务使用者的需要制定服务的内容、类型和时间,例如:陪同探亲和听粤曲等,这有助提升长者的生活质素。此外,由于「乐助友」都是区内街坊,所以除了可提供更即时的服务外,更可让使用者与「乐助友」之间建立紧密的邻舍关系。

现时「乐助有里」计划主要在葵涌邨及葵盛东邨推行。关顾联希望「乐助有里」的服务模式,可作为政府改善社区照顾服务的一个参考,并推动其他社福机构采纳,让更多长者受惠。

劳动有价 退休无从

madame wah

清洁工友梁碧华在《劳力是》展览开幕礼上看到自己的相片,为
自己的劳动深深自豪。(摄影:Derek Yung)

「有啲人会叫我厕所婆,我就话我系厕所长。我尊重我自己嘅职业,每个客人用完,我都将厕格清洁得干干净净。我尊重每个客人,但系政府又有冇尊重过我哋这班外判工人?点解强积金可以话冲就冲?」

——公厕清洁工梁碧华,68岁

乐施会2017年举行《劳力是》展览,希望透过艺术引发公众反思劳动价值。清洁工友梁碧华和艺术家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展览策展人和摄影师谢至德为她拍摄人像,她在展览开幕礼上看到自己的相片,为自己的劳动深深自豪。

由大坑公厕做到湾仔鹅颈桥公厕,碧华姐一做便十数年。政府外判每数年就需要转一次约,转过的公司,多得她也记不清,但转约时公司把她原有的2万元的遣散费,对冲剩6千元,就极为深刻。

光在2017年,全港被对冲的强积金就有43亿港元。退休保障被不断冲走,令68岁的她不敢言休,仍赚著最低工资,每月开工三十天,每天十小时,换取每月不足一万的收入,盘算如何在当中腾一点准备未敢想望的晚年。

乐施会要求政府逐步取消强积金对冲。此外,我们促请政府作为最大的雇主,应先行一步,率先取消强积金对冲


了解更多本地贫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