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疫情下的清洁工处境

疫情下的清洁工友

在落区和派发物资同时,为了进一步了解清洁工在新型肺炎疫情下的需要和困难,乐施会联同4个伙伴团体香港天主教劳工事务委员会、清洁工人职工会、清洁服务业职工会及医护行者,在2020年2月6日至13日进行了一项《外判清洁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处境问卷调查》,访问了于全港15区149位食环署、康文署及房屋署外判清洁工人。调查结果于2月18日发布,主要内容包括:

  • 三成清洁工称公司没有提供口罩
  • 在有口罩提供的清洁工当中,近四成每天不足一个
  • 近半工友表示公司没有提供消毒清洁液清洗垃圾桶/厕所
  • 八成半工友称公司没有提供指引如何处理在街上被弃掉的口罩
  • 八成工友称没有接受任何有关为新型冠状病毒防疫问题的培训
  • 但仍有一成多工友被公司要求有需要时须清洁疫厦

乐施会和民间社会致力支援清洁工的紧急需要,同时要求政府亦应尽其责任:

  • 加快增加口罩供应,至每月提供130万个口罩予清洁工
  • 加强巡查及监察,确保前线清洁工人的职业安全健康
  • 将是次肺炎列入香港雇佣补偿条例职业病范围内
  • 要求外判清洁公司推行防疫知识培训
  • 在未有充足培训及装备下,不应要求工友清理家居检疫人士垃圾
  • 制订防疫指引,要求雇主为曾经到疫区的雇员实施隔离政策
     
2月18日,乐施会和四个本地伙伴团体就外判清洁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处境问卷调查结果召开记者会。

2月18日,乐施会和四个本地伙伴团体就外判清洁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处境问卷调查结果召开记者会。

乐施会香港项目经理黄硕红指,由于管工要求清洁工必须戴口罩才能开工,而清洁工又缺乏口罩,因为不少工友重复使用已丧失防疫功能的口罩,对清洁工以致社区也造成健康风险。

乐施会香港项目经理黄硕红指,由于管工要求清洁工必须戴口罩才能开工,而清洁工又缺乏口罩,因为不少工友重复使用已丧失防疫功能的口罩,对清洁工以致社区也造成健康风险。

 

白做一日,换一盒口罩

记者会上,康文署辖下公园负责清洁的珠姐,北区清洁工强伯分享他们的经历。

「 水柱咁猛,后巷咁污糟,清洁工要眼罩、口罩好基本,呢啲真系唔算苛求。但清洁公司应承完又冇派。」

强伯(图右三)在北区任清洁工,负责洗街。

 

记者会上,在两位政府外判清洁工分享了他们的经历。


康文署辖下公园负责清洁的珠姐(图右二)自农历新年以来没有收过公司的口罩。清洁工不少是长者,不擅长于网购;工时长,难以排队买,唯有挨贵口罩。「药房298蚊50个都要买架啦!公司冇,都要保护自己」。然而,珠姐和大多外判清洁工只拿取每小时37.5元的最低工资,辛劳工作8小时换来日薪300元,她买了一盒本应由政府供应的口罩后,只余2元。

北区当清洁工的强伯(图右三),农历新年以来只获发5个口罩,其中食环署派的两个「纸咁薄」,他省著用一个口罩连戴两天。强伯慨叹除了口罩,外判清洁工所有装备也不足够。他负责洗街,水柱弹起沙石甚至可以射盲眼,工人没有眼罩要照样开工,工衣只有一套,洗换不及也要继续穿,「污糟又可以点?公司讲过唔算数都无办法。」
 

乐施会对「抗疫基金」的回应

「防疫抗疫基金」中,政府提及前线工友可获发每人每月1,000元的「辛劳津贴」,但它并不包括5300幢「三无大厦」,即没有业主立案法团(法团)或任何形式的居民组织,亦没有聘用物业管理公司(物管公司)管理的大厦,然而,这些大厦的环境尤需关注。乐施会呼吁政府尽快堵塞这个政策漏洞,加强对所有前线工友的工作安全保障!想知更多

了解乐施会更多支援基层抗疫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