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新闻稿及更新

2014年12月15日

气候谈判前路艰辛 巴黎协定尚需努力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尽管世界经历了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事件,同时也看到国际间达成一些新的承诺,但这些显然不足以为利马气候大会注入力量、提升力度。利马气候大会上所作出的决定,虽然并没有减低巴黎气候大会达成协议的机会,但却对达致实质成效帮助甚微。

「各国谈判代表们虽然不至于令气候谈判这艘船在利马大会中沉没,但它在巴黎会议前无疑会历经风浪。」国际乐施会总干事Winnie Byanyima说:「这次会议的成果,仅仅是呼籲世界各地人民采取行动。除非有更多的人站出来表达诉求,否则各国不会提交具体的解决方案。我们必须发挥更大的力量,对抗那些阻碍促成具体行动的少数利益团体。」 

此次会议达成的巴黎协定文本草案(下称文本)并没有令已有的难题减少,而这些难题在过去20年一直阻碍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利马会议达成的协议,并没有要求各国在2015年做出含有各自公平份额的最基本承诺,甚至没有包含共同且详尽的资讯,也没有任何机制去评估这些承诺能否有效阻止全球变暖的步伐。虽然科学家们警告需要加强短期行动,但协议却没有提及这方面的工作。

绿色气候基金在两周前得到100亿美元的注资承诺,为谈判代表们创造了一些空间,以探讨发达国家如何提升目标,实现其1,000亿美元的承诺(即于2020年时能达到每年动用1,000亿美元以应对气候变化,简称「气候资金」。)但在利马谈判过程中,在资金投放方面几乎没有任何进展。文本中并未说明发达国家是否会兑现其已有承诺。

「如果在资金方面没有进展,巴黎大会将难以达成协议,但利马大会在资金方面获得的成果实在不足。为绿色气候基金注资是值得肯定的,利马会议应该在此基础之上有更大进展。」Byanyima称,「这不仅因为需求大,还在于资金问题是促成一个平衡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

世界上最大的几个排放国也未能展现领导能力,以推动谈判。美国和中国在此前发布的《中国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表达了意愿,但在此次谈判中似乎没有作出太多妥协,在气候资金、如何确立长期的责任分担问题上也缺乏领导力。印度反对在2015年作出评估的承诺。而欧盟虽在利马气候大会前为绿色气候资金注资,并设定了新的减排目标,但似乎亦只限于此。澳洲的最大贡献也仅仅是参与了谈判。

相反,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展现出超乎预期的积极态度。譬如哥伦比亚和秘鲁,尽管面临许多发展挑战,而且几乎没有历史责任,仍然选择为绿色气候资金注资600万美元。为在文本中增加气候资金的来源,非洲集团做出了最后的努力,但他们的努力也不足以令资金投放水平达标。许多脆弱的岛国和最贫穷的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作出了巨大的付出,损失亦十分惨重。利马协议的核心部份,应该是帮助这些地方的社区适应气候变化造成且不能避免的影响。但发达国家依旧拒绝这么做。

「我这星期见到的农村女性,以及在利马气候遊行期间所遇到的数千人,都在呼籲各国尽快采取行动。」Byanyima说道:「大众和那些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人,对于无力的政客、官僚和企业领导们不停为自己找藉口,已经感到厌倦。」

按现时情况看,全球气温将上升摄氏3度或以上,利马大会对于阻止此趋势却没有作出贡献。这个变暖的趋势会威胁数百万人的生命、加剧贫困和饥饿,并阻碍经济增长。如此下去,全球约有5,000万人会陷入饥饿。 

「我们曾希望利马谈判能够修正其航线,但谈判代表们似乎让它驶向暴风雨中。」Byanyima说,「2014年曾有50万人走上街头呼籲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我们本周也见证了拉丁美洲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气候遊行。然而,就算这次利马谈判取得的成果已是现阶段最可观的,但在巴黎大会举行之前,我们仍然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前面要走的,仍是一条漫漫长路。」

关于乐施会:

乐施会是一个国际扶贫发展机构,旨在推动民众力量,消除贫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