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专题故事

倡导工作, 香港、澳门、台湾2020年3月05日

疫情下的清洁工

乐施会 - 图像

乐施会

乐施会是一个独立的发展及救援机构,致力消除贫穷以及与贫穷有关的不公平现象。

全城口罩荒,在社区防疫第一线的清洁工也不例外。然而在合约规定下,清洁工被要求「无戴口罩,唔准开工」。不够口罩的清洁工可以怎样?有的清洗口罩重用,有的甚至已经洗至「起毛毛」,工友重用已丧失防疫功能的口罩,对他们以至社区也带来健康风险。

乐施会和伙伴团体在2月18日发表《外判清洁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处境问卷调查》,结果发现三成清洁工称公司没有提供口罩。在康文署辖下公园负责清洁的珠姐告诉我们,公司自农历新年起已足足三个星期没有提供口罩。

公司没提供,就要靠自己。但清洁工大多年长,不懂网购;工时长,没有条件排队。就算「求罩成功」,在口罩价格高企的情况下,一日辛劳随时仅换来一盒口罩。珠姐拿取每小时37.5元的最低工资,工作8小时只赚取300元,但她早前亦唯有「肉痛地」用一日人工买了一盒口罩。「药房298蚊50个都要买架啦!公司冇,都要保护自己啦!」

过去数星期,乐施会不断搜罗口罩及其他防疫物资,感谢社会各界及热心人士捐赠,加上我们自行采购,截至2月28日,我们筹集到72,000个口罩及42,000枝酒精搓手液,其中64,000个口罩及33,000枝酒精搓手液已派发到社区,包括清洁工友,估计受惠人次逾16,000。自2月初,我们与伙伴团体陆续走访各区大小垃圾站,除了派发口罩,亦跟工友分享防疫知识。我们到达垃圾站的时候,清洁工每每已在排队。

「口罩到喇!到喇!」有一回我们看到队中有清洁工没有戴口罩——他说已经无口罩可用了。有一位婆婆收到后惊喜得握著我的手,「下个礼拜有著落喇!你哋真系好人士!」

派发物资能解一时之急,是次危机更暴露了外判制度的更多问题,政府没有尽其责任保障清洁工的安全,令工友被迫在疫情下承受健康风险。乐施会和伙伴团体将继续支援清洁工的紧急需要,同时要求政府加快向工友供应口罩至每月130万个;并将是次新型肺炎列入香港雇佣补偿条例职业病范围内。

 

不少清洁工是少数族裔人士,其中以尼泊尔裔占多数。我们早前与伙伴团体到中环派发口罩时就特别安排一名尼泊尔籍翻译同行,向工友讲解抗疫卫生知识。

不少清洁工是少数族裔人士,其中以尼泊尔裔占多数。我们早前与伙伴团体到中环派发口罩时就特别安排一名尼泊尔籍翻译同行,向工友讲解抗疫卫生知识。

乐施会和伙伴团体的调查发现,三成受访清洁工未获公司提供口罩,珠姐早前唯有「肉痛地」花上工作一整天的工资购买一盒口罩自保。

乐施会和伙伴团体的调查发现,三成受访清洁工未获公司提供口罩,珠姐早前唯有「肉痛地」花上工作一整天的工资购买一盒口罩自保。

 

清洁工的工时长,没有条件排队购买正常价格的口罩,无奈因工作关系每天需要使用至少两个口罩。她们接获乐施会派发的口罩,都表现得非常高兴。

清洁工的工时长,没有条件排队购买正常价格的口罩,无奈因工作关系每天需要使用至少两个口罩。她们接获乐施会派发的口罩,都表现得非常高兴。

过去数星期,乐施会不断搜罗口罩及其他防疫物资,希望能解清洁工的燃眉之急。

过去数星期,乐施会不断搜罗口罩及其他防疫物资,希望能解清洁工的燃眉之急。

 

(文章于2020年3月2日刊登于香港社会服务联会「社福抗疫资讯网站」)

 

了解更多乐施会支援基层抗疫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