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专题故事

倡导工作2020年1月03日

地球上最早迎接日出的岛国.居民却在倒数著日子

郭盈悦 - 图像

郭盈悦

郭盈悦于2017年7月加入乐施会,主要参与亚洲地区的社区发展及扶贫工作。

每个元旦日的清晨,大帽山和凤凰山顶都必定人头涌涌,不少市民都想争取有利位置,欣赏新一年的第一个日出。可惜前天早上多云天阴,令不少专程凌晨登山的市民失望而回,唯有明年再接再厉。在地球的另一端,岛国基里巴斯(Kiribati)是每年全球最早迎来灿烂日出的国家,岛民却数算著日子,看著家园一寸一寸被浸没,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迎来多少个日出。

海平面上升令基里巴斯国土愈缩愈少

Flag of Kiribati

基里巴斯国旗

 

基里巴斯是太平洋上的岛国,因位于「国际换日线」上的最东端,而成为地球上最早迎接日出的国家,国旗上海平面上的破晓,正说出了它独特的地理位置。该国四面环海,由三个主群岛组成,岛上的居民大多以捕鱼为生,为了方便出海,很多家庭世世代代都住在海边。

 

Kiribati Sunrise

基里巴斯是位于太平洋上的岛屿国家,是地球上最早迎接元旦日出的国家。(摄影︰Ula Majewski / 乐施会)

House next to the sea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少基里巴斯人世代都以捕鱼为生,为了方便出海,以往很多渔民家庭都会在岸边建屋,因此每日清晨都可以观赏到地球上最早的日出。(摄影︰Ula Majewski / 乐施会)

 

 

然而,全球暖化问题愈趋严重,冰川融化导致海平面上升,不单只令基里巴斯的陆地面积的面积缩少,更令沿岸地区水浸风险大大增加,岛上居民为了避免打风时海水进入屋内,唯有不断向内陆迁徙。不过,向高处迁移都并非长远之计,皆因全国的最高点都只是海拔87米高。在陆沉的阴影笼罩下,岛上的居民都非常担心,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的国家将会永远消失于地图上,他们的子子孙孙亦没有容身之所。

39岁的Claire世代居住在其中一个岛屿上,该岛的最高点就只有海拔两米。她说:「我和家人眼睁睁看著家园在我们眼前一点一点消失,海水不断将陆地吞噬,我和邻居纷纷迁到内陆。但这个小岛就只有100米长、50米宽,长此下去我们可以搬到哪里?再搬就是另一边的海岸。」

 

Claire

39岁的Claire是基里巴斯人,她所住的岛屿长约100米、阔约50米,而岛的最高点只是海拔两米,她身处的位置的后方原本是陆地和海堤,但近年已被海水淹没。(摄影︰Ula Majewski / 乐施会)

People living in Fiji are affected by climate change

34岁的Peceli是斐济人,住近海边的他一直靠捕鱼为生,是家中的主要经济支柱。气候变化令天气反常,严重影响他的渔获。(摄影︰Alicja Grocz / 乐施会)

 

太平洋低收入岛国首当其冲

事实上,基里巴斯并非上唯一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太平洋岛国。乐施会上月初发表名为《Forced from Home》(中译︰《被迫逃离家园》)的研究报告,统计全球各国过去十年因气候灾害造成人们流离失所的比例,发现首十位中有一半是位于太平洋上的低收入岛国,包括图瓦卢(Tuvalu)、菲律宾(The Philippines)、瓦努阿图(Vanuatu)、斐济(Fiji)、汤加(Tonga)。

 国家及地区因气候而流离失所的主要原因2008至18年间每年因极端天气而被迫迁的人口比例人均碳排放量在193个联合国成员国中的排名
1古巴热带气旋4.8%127
2多米尼克热带气旋4.6%96
3图瓦卢热带气旋4.5%158
4菲律宾热带气旋、洪水3.5%170
5圣马丁岛热带气旋2.8%(没有数据)
6瓦努阿图热带气旋2.4%131
7斐济热带气旋、洪水1.5%190
8斯里兰卡洪水、雷暴1.4%147
9汤加热带气旋1.3%121
10索马里洪水1.1%132
全球平均0.3% 

 

过去五年海平面处于历史的最高水平,由2006至2016年,环球海平面上升速度是20世纪大部份时间的2.5倍。以上的太平洋岛国都并非碳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但当地人却因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而失去家园,因气候灾害而流离失所的人口比例最高。假如全球暖化继续恶化,不单只基里巴斯,很多太平洋岛国的国民将无法再在自己的家乡迎接美丽的晨曦。

 

了解更多乐施会在推动气候公义方面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