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专题故事

乐施人乐施事, 发展项目, 非洲2014年7月18日

用相片为弱势社群发声

潘蔚能 - 图像

潘蔚能

潘蔚能先生從事傳媒工作多年,擁有豐富攝影經驗,現時爲旅游攝影師及專欄作家。他爲樂施會義務攝影師,曾隨樂施會前往非洲埃塞俄比亞及馬拉維攝影。他亦曾隨樂施會到訪各中國內地項目點,包括到訪佛山探訪農民工,以及到訪雲南山區探訪少數民族,透過鏡頭拍攝他們在樂施會的支持下重拾生計,重拾自信、喜悅的珍貴一刻。

DSC_0672

文/图 潘蔚能 乐施会义务摄影师

摄影从来都只是兴趣,就跟大部份朋友一样,买相机的出发点只为去旅行。自从担任了乐施会义务摄影师之后,发觉摄影除了娱乐之外,原来也可以好有使命感。继去年探访云南拉市海波多罗村彝族村寨之后,今年再应邀远赴非洲东南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的马拉维(Malawi) 。

 




 

没有更穷只有更穷

我认为,如果澳洲是上天最眷顾的国家,那么马拉维就是被遗弃的国度。从马拉维的经济重镇 Blantyre走入乡村,沿路上大片干枯的粟米田,当地居民的房子是泥或茅草建的,没有电力供应,也没有自来水,基建十分薄弱。全国上下主要以务农维生,但讽刺的是,受气候变化影响,干旱及水灾愈来愈频繁,严重打击农民的收成。虽不至于饥荒遍野,但当地人的主粮就只有由粟米磨成粉,煮成的无味粟米糊,加上汁液和一些蔬菜作佐料拌食,再穷一点的,连这些调味料也没有。

在香港,我们随便一顿饭都要百几甚至数百元,这已相等于种木薯的农民每季收成所赚的收入。然而,物质、金钱只能片面地道出他们的贫穷情况。马拉维全国超过100万人感染爱滋病毒,然而,政府的医疗及卫生资源,只集中在城市及交通较便利的地区,那些偏远、最贫困的地区往往无法公平地获得医疗资源。有农民表示,政府的医护人员嫌偏远,不肯到他们的社区工作,一旦大人、小孩生病,几乎是求救无门﹗有爱滋病毒感染者说受尽村里其他农户歧视和欺负,种子或耕种工具都不会分给他们。妇女的境况更不幸,明知丈夫受了感染,但怕被抛弃变成孤苦无依,被迫接受不安全性行为。对爱滋病的误解造成的歧视、不公平的医疗政策、两性的不平等及妇女无法公平获得发展机会等,才是真正的贫穷﹗
 

photo

生活同一天空下,人根本不应分彼此,看我们有多默契。

photo

夕阳云渺渺,马拉维也有动人一面。

 

摄影只得一刻快乐

虽然知道他们很穷,但自己仍脱离不了城市人的思维。记得有一日走进一所学校拍摄,完成后跟老师说:「你们电邮地址是什么?让我把相片寄给你们吧!」可是,老师说我们没有电邮。那刻觉得自己很有「何不食肉糜」的无知。

小朋友对于相机这个「普通人玩意」深感兴趣,只要你把镜头对准他们,就算初时只得几个小朋友出现,不到十分钟后,全村近半百小朋友都拥著你,把你团团围著。小朋友明知拍照后,不会得到相片,但仍然乐意做model。若然在相机萤幕将照片 play back给他们看,孩子们会更加雀跃万分。摄影,为大人和小朋友都带来短暂的快乐。
 

photo

拍照是跟孩子们最好沟通工具。临走前一位小女孩对我说:「I miss you。」真的令人甜在心。

photo

虽然生活困难,但孩子们仍然乐观面对每一天。

 
力行对抗不公义

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能藉著相片让大家关注弱势社群是我最终目的。

今时今日香港或者世界其他地方,发生太多不公义情况。与其坐在冷气房内做键盘战士,倒不如身体力行走进需要协助的人身边。勿以善小而不为,我什么都不懂,只识少少摄影技巧,利用自己所长,以镜头为他们发声,希望更多人关注贫穷及弱势社群的境况,继而一起协助他们争取应有权益。

两次跟随乐施会探访,渐渐认识该机构不只是收捐款后搞一些利民工程,而是透过游说、倡议技巧等培训,让当地人组织起来,向政府争取资源和维护自身权益。今次马拉维之行,9 日内走访了4条村落,看到他们的工作渐见成效。例如,上述提及的偏远村落,民众合力,终于成功游说地区政府派了两名卫生员驻守当地的卫生院,为村民提供免费医疗服务。此外,来自12条村的20个爱滋病毒感染者组成互助小组,以自身的经历向村民讲解预防爱滋病的重要性。乐施会又培训青少年做「agents of change」,教育他们爱滋病预防知识,让他们向同辈传递正确预防方法及态度,并为被边缘的弱势感染者提供心理辅导。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乐施会和当地民间组织合力,倡议政府,将全年医疗预算提高15%。改变非一朝一夕,但如果成功了,那么,贫穷的马拉维人民,就会得到更公平的医疗服务。透过改变政府政策达到扶贫目的,非常前瞻的手法,是我最认同乐施会的地方。
 

photo

村民没有自来水供应,但努力建设了抽水井,解决了食水问题。哗!真的很重呀。

photo

得到乐施会帮助,农民成立合作社,种植木薯增加收成。看!一望无际的木薯田何其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