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专题故事

亚洲其他地区2019年10月31日

夺回森林权 翻身做主人

乐施会 - 图像

乐施会

乐施会是一个独立的发展及救援机构,致力消除贫穷以及与贫穷有关的不公平现象。

数月前的亚马逊森林大火触目惊心,大火中消失的除了大树、动物和牠们的栖息地,还有贫穷人的生计。大火正好代表了在全球暖化和经济发展中,森林处境的危急,而一步步吞噬森林的,并不止山火。根据联合国的数字,地球表面的三成面积是森林,全球有约16亿人依靠森林维持生计,其中包括7,000万土著人民。他们大多依靠森林的资源过著简朴的生活,包括在印度恰蒂斯加尔邦(Chhattisgarh)小村庄Jarandih中成长的Charan。

经过3小时的长途跋涉,在搭乘汽车、电单车并徒步横渡一条小河后,乐施会的同事终于由该邦的市中心抵达Jarandih村。与很多最弱势的印度部落一样,24岁的Charan和其他原住民的祖先在森林边缘居住了数百年,但在2006年印度《森林权益法案》颁布前,政府一直拒绝承认部落有管理和使用森林资源的权利,更将他们当成占据森林的非法入侵者。

tribal people in the forest

对原住民来说,要名正言顺拒绝外来者大规模的伐林行动,获政府承认部落享有管理和使用森林资源的权利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摄影︰Rohan Mukherji)

Charan

原住民妇女有自己一套的养生和保健智慧。她们知道有什么森林果实可以缓解经痛,以及有助女性产前产后调理身体。(摄影︰Rohan Mukherji)

森林退化影响原住民生计

当年立法的意旨是借由承认原住民族的权益,来改善赤贫部落的生活。根据该项法案,原则上至少有1.5亿人口有权使用大约4,000万公顷的森林土地,但过去十多年,印度经济发展迅速,对土地的需求愈来愈大,国家林业部门的工作向大型企业倾斜,利润丰厚的采矿项目得以优先发展,很多地方政府经常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部落就森林权益提呈的申索。这些开发项目造成森林退化,影响原住民的生计,令他们几乎流离失所。

2007年,联合国通过《原住民人权宣言》,当中列明「在任何可能影响其土地、领土或其他资源,特别是涉及发展和利用矿产、水或其他资源的开发项目审批前,国家应当通过以原住民认可的形式,与其进行充分地协商和合作,取得他们自主的优先知情同意权」。条文清楚确立原住民权益在发展中须得到尊重。

乐施会培训森林住民

在合作伙伴Khoj Avam Jan Jagrit的协助下,乐施会向当地的森林住民提供培训,教导他们运用全球定位系统(GPS)将森林的边界在地图上标示出来,把祖传对领土的口述记忆整理成文本证据,用以申领土地权益,甚至解决与相邻村庄的土地纷争。除了参与GPS培训外,Charan亦是社区内的森林权利委员会的成员。他说:「只要我们保护森林,森林会回馈我们维持生计所需的一切。」

经过多年的努力,最近,他的部落成功争取政府承认他们祖传的森林权益。Charan自信地向我们讲解他们如何管理这片社区森林,还展示一幅由当地原住民合作绘画的村庄资源地图,地图上清晰地标示出各种用地的范围,如特定的放牧区和各种作物的种植区。

Charan

这是当地原住民合作绘画的村庄资源地图,Charan正讲解他的部落如何利用GPS系统管理附近的祖传森林土地。(摄影︰陈诗韵 / 乐施会)

Oxfam staff and partner teaching tribal people using GPS

当地合作伙伴正向乐施会同事(右二)解说,村民会在树干上划上绿色记号,方便用GPS定位,以及了解附近其他植物的生长情况。(摄影︰乐施会)

 

原住民定期巡逻森林

森林权利委员会经常组织原住民收集和记录关于森林区域的资料,用以规划如何更好地管理森林资源。原住民更定期巡逻森林,防止山火,当地政府最后对他们管理森林的能力给予正面评价;他们更成功阻止了一间企业在社区森林里非法采砂。现时,原住民享有从森林中收集并售卖枯枝木材的权利,其中一次集体收集更为村庄带来了十万卢比(约一万二千港元)的收入。

Villagers protect the forest through regular patrols

原住民会定期巡逻森林,防止山火。由于森林幅员辽阔,巡逻队每次出勤的时间由数日至一星期不等。巡逻队会用手上的竹枝象征「交接班」,并用以驱赶途上遇到的野生动物。(摄影︰陈诗韵 / 乐施会)

Member of the village's forest rights committee

Subhas是森林权利委员会的成员,他正以「删枝技术」修剪树干上的多余和坏死部分,令树木可以继续健康生长。(摄影︰Rohan Mukherji)

 

过去十年,乐施会在多个原住民聚居的城邦协助他们成功争取森林权益,使他们能够在受法律保障的情况下出售非木材森林产品,令原住民的生计得以改善。一位村民总结道:「我们曾经以为林业部门是森林的主人,但原来我们才是保护和拥有这森林的人。」

更重要的是,除了土地,他们还传承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智慧。

villagers have the right to collect and sell dry fallen wood from the forest

原住民会将从森林拾回来的干草编织成不同的家品自用和出售,Budhia(左)和Talap(右)正在编织扫帚。(摄影︰Rohan Mukherji)

Fruits from the forest

当地的原住民数百年来都倚靠森林的天然资源为生,他们会在不破坏森林的大前提下,采摘水果、蘑菇和坚果,作为粮食或送到市场出售。(摄影︰陈诗韵 / 乐施会)